歡迎訪問,中國低碳網!
當前位置:產經 > 鄉村振興 > 正文

加快新型城鎮化與鄉村振興協同發展

2019/9/16 16:59:10  http://www.www.3379h.com/   中國低碳網  人氣:3368

    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黨的十九大報告做出的重大決策部署。新時代推進鄉村全面振興,需要放在新型城鎮化的進程中統籌考慮。當前,在我國城鎮化建設正邁入轉型“深水區”的背景下,同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須從理論和頂層設計層面來處理好兩者之間的關系,深入研究并找尋新型城鎮化與鄉村振興協同發展的有效路徑。2018年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廣東代表團審議時強調:“城鎮化、逆城鎮化兩個方面都要致力推動。城鎮化進程中農村也不能衰落,要相得益彰、相輔相成”。逆城鎮化的力量既可助力鄉村振興,也可推動解決“城市病”,最終實現城鄉共同發展、共同繁榮。因此,重視并積極發揮“逆城鎮化”的規律性作用,是推動新型城鎮化與鄉村振興協同發展的關鍵。

  逆城鎮化:我國城鎮化發展到

  一定階段的必然

  截至2018年底,我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59.5%,加速發展趨勢明顯。如果按照美國經濟學家諾瑟姆提出的“城鎮化S型曲線”理論來推斷,我國的城鎮化進程已經進入了中后期發展階段。該階段發展的典型特點是:城市人口與勞動力大量集聚,開始產生較為嚴重的擁堵、環境污染和住房緊張問題,因此相伴催生了“郊區化”和“逆城鎮化”現象,引發人口、生產要素與資源開始向郊區或小城鎮流動。從經濟史視角來看,歐美發達國家多在城鎮化率超過70%以后出現逆城鎮化現象,而我國由于城鎮化發展不均衡、不充分,且人口多集中在少數特大城市和大城市,逆城鎮化現象的出現時間要明顯早于西方國家。

  由于逆城鎮化的實質是人口和要素從“城”到“鄉”的反向流動,理論界很多學者便將逆城鎮化視為城鎮化的對立面,擔憂過早發生的逆城鎮化現象會沖擊乃至中斷持續已久的城鎮化進程,進而阻礙我國現代化建設目標的實現。但從發展經濟學的角度加以詳細考察便不難發現,逆城鎮化現象是我國乃至世界城鎮化進程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必然。逆城鎮化與城鎮化規律不僅不相抵觸,而且是城鎮化進程的有機組成部分,是城鎮化進程發展到高級階段主動實現從城鎮化速度向城鎮化質量轉型,實現城鎮化均衡充分發展的必要途徑。尤其是對于我國這種城鄉差距仍未消除,城鎮空間布局和空間等級體系發育有待完善的大國而言,正確認識并看待已經出現的逆城鎮化現象,既有利于繼續推動“新型城鎮化”建設,促進城鎮化深度轉型,也有利于順勢而為制定更加科學有效的城鄉融合發展引導政策,是新時代中國特色城鎮化理論和城鄉發展理論的一大創新。

  逆城鎮化的本質是資源要素

  在城鄉空間的重新配置

  既然逆城鎮化現象是城鎮化進程發展到高級階段的必然,基于辯證唯物主義的觀點,完全有必要重新認識新時代我國逆城鎮化現象的本質。從表面來看,逆城鎮化體現為一種典型的資源返鄉流動過程,會造成要素、產業及空間的“郊區蔓延”現象。但究其本質,仍然是鄉村非農化的一種表現形式,因此從屬性上來看,衡量城鎮化的基本特點對于逆城鎮化仍然適用。

  值得注意的是,逆城鎮化的特點又在很大程度上不同于一般意義上的城鎮化,它是出現于一般城鎮化中期之后,基于市場原則和要素最優配置導向下對傳統城鎮化規律的“反叛”,是從更高層次、更高質量角度彌補傳統城鎮化發育短板的特殊城鎮化過程。從這一層次上來審視中國特色的城鎮化發展道路,不難發現:逆城鎮化恰恰扭轉了我國長期以來以特大城市和大城市為中心的城鎮化發展偏向,體現并高度符合新時代我國城鎮化培育重點向壯大中小城鎮傾斜的戰略訴求,因此與國家深入推進新型城鎮化高質量發展轉型的總體目標完全一致。其目的就是通過城鎮化與逆城鎮化并舉,既不讓逆城鎮化沖擊城鎮化總體進程,亦鼓勵逆城鎮化持續發揮積極作用。從而使得資源要素在城鄉空間地域上更為自由充分地“雙向”流動,為推進新型城鎮化與鄉村振興協同發展打好微觀基礎。

  新型城鎮化與鄉村振興

  協同發展的關鍵抓手

  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其中,城鄉間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是最為典型的矛盾之一。為了解決這一長期遺留的發展難題,國家果斷提出了鄉村振興戰略。旨在通過“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生態文明”五位一體建設,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但實踐中的鄉村振興首先要面對的是鄉村衰退這一客觀事實,因此鄉村振興的重點在于如何激活內外部要素資源來重建鄉村,這就需要借助逆城鎮化規律。鄉村振興不單單是鄉村的產業振興、治理振興或文化振興,而是村莊功能、鄉土秩序、村社文化、集體經濟、鄉村環境的全面振興,因而勢必產生大規模的資金、技術、人才需求,逆城鎮化為工商資本下鄉、技術下鄉和人才下鄉提供支撐。更重要的是,逆城鎮化為構建城鄉融合發展新機制與地方實踐提供了巨大契機,它既可以將城鎮化范圍和空間格局進一步下沉到最接近鄉村的鎮域一級,讓廣大鄉村低成本地享受到城鎮化輻射和發展紅利,推動鄉村就地城鎮化;也可以繼續吸納鄉村持續發展過程中游離出來的剩余勞動力,為推動農村一、二、三產業深度融合和構建小農戶與現代農業有機銜接的利益聯結機制提供保障,從而在實現路徑上為推動新型城鎮化與鄉村振興協同發展提供了可行方案。

  正如馬克思所認為的,使城鄉成為更高級的社會綜合體,是城鄉發展的終極目標。在這一目標的不斷驅使下,城市與農村才會從分離最終走向融合。新時代的中國城鄉關系,顯然已經走過了馬克思城鄉關系理論所謂的“城育于鄉”和“城鄉對立”階段,正在加速邁入“城鄉融合”階段。為了真正達成中國特色的“城鄉融合”發展愿景,必須堅持走新型城鎮化與鄉村振興協同發展道路,而重視并運用好逆城鎮化規律,是實現新型城鎮化與鄉村振興協同發展的關鍵抓手。

共有訪客發表了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精彩圖集

    可以看污污的视频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