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r8as5"><dl id="r8as5"></dl></b>

    <video id="r8as5"></video>

  • <small id="r8as5"><dl id="r8as5"><dfn id="r8as5"></dfn></dl></small>
    <video id="r8as5"><input id="r8as5"><noframes id="r8as5"></noframes></input></video>

    <u id="r8as5"><tr id="r8as5"></tr></u>
  • <input id="r8as5"><big id="r8as5"><u id="r8as5"></u></big></input>
  • <small id="r8as5"><tr id="r8as5"><blockquote id="r8as5"></blockquote></tr></small><u id="r8as5"><kbd id="r8as5"></kbd></u>

  • 歡迎訪問,中國低碳網!
    當前位置:智庫 > 觀點評論 > 正文

    何建坤:東部地區煤炭消費量有望明年達到峰值

    2014/3/24 10:53:02  http://www.www.3379h.com/   章軻  人氣:70679

      中國低碳網專稿 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副主任何建坤3月22日在京表示,東部沿海大部分地區有望在2015年前后煤炭消費量陸續達到峰值并開始下降,這將促使東部地區CO2排放在2020年之前即有可能在全國率先達到峰值,為全國CO2排放達到峰值奠定基礎。

      但何建坤同時表示,“今后兩年節能降碳的挑戰雖然不像‘十一五’的后兩年那樣艱巨,但不確定性仍然很大,主要因素是城鎮化和產業轉移。”

      資源環境承受力幾近極限

      在當日召開的《中國低碳發展報告(2014)》發布會上,何建坤說,2014年將召開聯合國氣候變化領導人峰會,以促進2015年最終就2020年后適用于所有國家的加強減排力度的國際制度框架達成協議,同時也將促進各國2020年前加強減排力度的行動安排。

      何建坤說,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受到日益強化的資源和環境制約。2013年1月京津冀地區長時間嚴重霧霾天氣,更加引起政府和社會公眾對環境問題的高度關注。

      “霧霾的成因和PM2.5的來源盡管比較復雜,但該地區煤炭消費和汽車尾氣排放無疑是首要原因。”何建坤說,因此,當前沿海地區控制煤炭消費總量和機動車數量,既是改善大氣質量的重要舉措,同時也將促進CO2減排,向低碳發展轉型。

      何建坤說,當前世界范圍內已出現由以化石能源為支撐的高碳能源體系逐步向以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為主體的新型低碳能源體系過渡的重大變革趨向,并將引發新的經濟技術的重大變革。但推進能源體系變革,我國比發達國家面臨更為艱巨的任務。

      何建坤分析,我國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不斷加快,能源總需求量將持續增加,未來二三十年內能源需求量仍將比2010年增長一倍左右,其后才有可能趨于飽和。

      我國當前煤炭等化石能源消費較快增長的趨勢,已使國內資源保障和環境污染的承受力幾近極限。《中國低碳發展報告(2014)》提供的數據顯示,2012年煤炭產量達36.5億噸,超過科學產能供應能力將近一倍,造成了越來越嚴重的采空區土地塌陷、地下水資源破壞、大氣和土壤污染等生態環境問題。

      數據顯示,當前我國煤炭消費量已占世界的45%,2005~2012年新增煤炭消費量占世界增量的66%,2012年煤炭凈進口2.7億噸,我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煤炭進口國。2012年石油進口比例達58%,超過美國石油凈進口48%的比例,天然氣進口比例也達29.5%,2005~2012年新增石油消費占世界的增量的63%,能源安全保障面臨新的挑戰。

      清華大學低碳經濟研究院的研究結果顯示,只有當非化石能源新增供應量能夠滿足新增能源需求量時,CO2排放才能達到峰值并開始下降。我國只有加大能源變革的力度,才能使CO2排放峰值時間盡可能地早于能源消費峰值時間,從而實現低碳轉型的跨越式發展。

      “需要確立積極的CO2減排目標和CO2排放峰值目標,作為控制化石能源消費、促進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發展、調整產業結構、提高能源利用產出效益的綜合目標和關鍵抓手,形成促進經濟發展方式轉型的‘倒逼’機制。”何建坤認為,這樣不僅可有效降低SO2、NOX、PM2.5等常規污染物的排放,從根本上減少環境污染的來源,緩解國內資源緊缺和環境污染的嚴峻局面,而且將有力地推動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的實施。

      突出減排的協同效應

      何建坤對記者說,我國當前已進入工業化中后期,鋼鐵、水泥、焦炭、煉鋁等高耗能產品的產量在2020年前后即將陸續達到峰值,并開始呈下降趨勢,產業結構調整將會加速,有利于促進單位GDP能源強度較大幅度地下降。

      我國當前工業部門能耗占全國總能耗的70%,何建坤預測,2020~2025年工業部門的終端能源消費和CO2排放將達到峰值,并開始下降,從而為全國CO2排放總量達到峰值創造條件。

      何建坤說,屆時城鎮化速度已趨緩,隨著城鎮化的完善,交通領域和建筑領域的能源消費雖仍會有緩慢增長。他說,在城鎮化過程中只要加強統籌規劃和政策引導,同時在建筑領域通過提高能效、發展分布式可再生能源,在交通領域通過提高燃油經濟性、發展電動汽車及生物燃料等措施,到2030年左右建筑和交通領域的CO2排放增長將能夠放緩并逐漸趨于穩定,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供應量的增加可基本滿足其對能源需求的增長。

      何建坤預計,到2030年前后,我國工業化和城鎮化快速發展階段基本完成,GDP增速放緩,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基本完成,經濟發展可趨于內涵式增長。在當前和今后采取大力度低碳發展政策和措施的情景下,全國CO2排放有可能達到峰值,峰值排放量有可能控制在110億噸CO2左右。2010~2030年CO2排放將增長約50%,1990~2010年CO2排放則增長了210%。

      他認為,這一結論仍具有不確定性,關鍵是制定積極、緊迫、經努力可實現的CO2排放峰值目標,既需要有強有力的政策導向和實施機制,也需要企業、公眾等全社會的自覺參與和行動。

      “當前要結合生態文明制度建設,在劃定生態保護紅線和實行資源有償使用和生態補償制度的過程中,突出減排CO2的協同效應和對低碳發展的政策導向。”何建坤認為,需進一步加強各級政府節能減排目標責任制,“十三五”期間在繼續實施單位GDP能源強度和CO2強度下降約束性目標同時,應進一步實施CO2排放總量和煤炭消費總量控制目標。在積極推進CO2排放配額交易試點的基礎上,進一步推進全國統一的碳交易市場的建設,以市場化手段推進CO2減排目標的實現。

      何建坤對記者說,當前要進一步完善促進低碳發展的財稅金融等政策體系,改革和完善能源產品價格形成機制以及資源、環境稅費制度。城鎮化進程中要避免沿襲發達國家城市建設的高碳基礎設施和高碳奢侈性消費的傳統發展模式,新農村社區建設也要重視節能環保,盡量為農村提供優質能源服務。

      (中國低碳網專稿,轉載請注明出處。)

    共有訪客發表了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可以看污污的视频有哪些